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秀文阁

文化交流

 
 
 

日志

 
 
关于我

文秀:大学毕业,高级编辑,现在通辽日报副总编辑,通辽日报首席记者,《通辽日报。晨刊》领办人,中国新闻奖获得者,"内蒙古十佳记者",通辽市劳动模范,20多次获自治区、国家新闻大奖,著有新闻作品集《往事如歌》,新闻理论专著《新闻策划的思考与实践》、《新闻写作ABC》、报告文学集《写给历史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文章署名的学问  

2009-07-14 09:38:0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宝级大师任继愈先生仙逝,学界评论如潮。本人天生不是做学问的料,对大师的认识仅止于上大学时读过几篇文章。但是引起我对大师崇拜的不是那时读他的文章,而是学界说任继愈先生一直坚持不肯当挂名的作者,哪怕是他为别人指导修改过的文章,最后几乎是他写的一样。仅从这一点,老先生就够大师分量。和老先生比起来,当今社会上靠署名夺取别人劳动成果,有问题又一推六二五的人可还有脸活着?但是,这社会就是神奇,偏偏就是他们不但有脸活着,而且还活得滋润,活得有理,活得有成就,活得名气日升。为什么,因为这里有学问。

何谓署名之学问?就是学术权力化,权力腐败化,最终导致学术腐败化的学问。何以有此一说?我们想一想,历史上,知识分子著述是不会让别人署名的,那时也没人肯在别人的著述上坚持属上自己的名字,因为那样做会被大家耻笑。在上个世纪70——80年代,署名的也不多,集体署名的,也绝对是大家共同劳动的结晶。因为那时人们还讲操守,想一想,胡耀邦、张劲夫、李昌等人都当过中国科学院的领导,也没见他们弄个、研究员、院士当当,他们在今天的某些人眼里岂不成了天大的傻瓜。还有就是那时知识还远没有今天不吃香,有权力者还不屑于带学者的头衔,还停留在当“大老粗”的荣誉感上。当权力进入学术界的时候,学术权力化的时候,氛围就彻底变了。知识吃香了,某些外行领导也就不甘于寂寞,开始热心于学术。他们做学术不是自己做,是利用手中的权力,剥夺别人的成果。你写的著作、文章,只有署上我是第一作者,才能够出版、发表,而且是公款出版;才能够拿去评奖,而且肯定能够评上奖------如此一来,就出现了这样一种现象,现在一部著作、一篇文章,名字署在前面的,大多都是以权力入得干股,没干一点活,尽一点力的人。那么付出劳动的人为什么心甘情愿把自己的成果 献给别人呢?

一是无奈,因为你不将成果先给人家,你就没有出头之日。比如一名记者,手里有一个好题材,稿子写出来了,总编肯定是第一作者,尽管他一点活都没有干,但是,你不署他的名字,旅差没人给你报,发时没有版面。再好的东西只能在手里睡觉。第二作者是主任,他可能给你提供一点采访便利,有责任心的会帮你看一下稿子,但是你不署上他的名字,就是功高震主,以后没有你的好果子吃。所以,委屈也好,不甘心也罢,你顶多是个“小三”作者。这是本单位的,如果你给上级媒体投稿子,不要说“小三”作者,就是“小四”作者你也得受着。因为你是通讯员,给你发稿是看得起你。于是,本报的总编、主任、记者的排在前三位,只能给你个小四的位子。尽管那三位冠以本报记者的主可能连新闻事件发生的地址都不知道。你不让他们署名,再好的稿子也发不会出去。你也不要难受,在人家眼里,这是“双赢”。你稿子发了,人家完成任务了。

二是主动。有的人为了达到某种目的,主动把自己的成果送给当权者。通过奉献,你可以得到你想得到的一切。这种行为和行贿没有两样,主动者把这个看作是投资,一旦你通过主动奉献,走上了当权者的位子,你失去的一切都会在别人那里找回来。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