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秀文阁

文化交流

 
 
 

日志

 
 
关于我

文秀:大学毕业,高级编辑,现在通辽日报副总编辑,通辽日报首席记者,《通辽日报。晨刊》领办人,中国新闻奖获得者,"内蒙古十佳记者",通辽市劳动模范,20多次获自治区、国家新闻大奖,著有新闻作品集《往事如歌》,新闻理论专著《新闻策划的思考与实践》、《新闻写作ABC》、报告文学集《写给历史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山杏花为什么这样美丽  

2009-08-02 13:50:26|  分类: 新闻资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座山,一座库伦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圣山,它巍峨高耸,气势磅礴,圣洁吉祥;这里有一个人,他憨厚朴实,说话木讷。只有当他沿着70度的山坡,艰难爬上高高的山顶,看到屹立在山顶的广播电视转播台一切运转正常时,他才会露出安心的笑容。

   家在30华里之外,从生活区到工作区,山峰海拔541米,337级石阶、每天往返三四次,每周日夜值班5------一个人,一辆自行车,一座突起的山峰,一条青石板铺就的凸凹不平的台阶,从30华里外沿着山路来,爬石阶,攀上广播电视转播台,,一呆56天,寒来暑往,默默攀行了30年。30年来,没有人计算过他走过了多少路,攀过了多少次山,但是人们记住了这个为了崇高而神圣的人民广播电视事业,在阿其玛山上穷尽青春年华的人——库伦旗阿其玛山广播电视转播台台长林发。

如果说阿其玛山转播台是库伦人民的“千里眼”、“顺风耳”那么他就是保护“千里眼”、“顺风耳”的山神

   林发的话语不多,但是聚聚掷地有声。他说:“我最高兴的事情就是发射机保养完好,广播电视信号按时发出,群众看到清晰地的电视节目。”

   阿其玛山广播电视转播台是通辽市成立最早的转播台,有1000瓦调频广播发射机两部,转播通辽人民广播电台蒙汉语两套节目;300瓦调频发射机一部,转播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一套节目;1000瓦电视发射机2部,转播中央电视台第一、第七套节目;200瓦数字微波MMDS发射机一部,向库伦旗农村牧区转送47套电视节目。在数字电视日益普及,互联网走进千家万户的今天,阿其玛山广播电视转播台的作用不象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重要,但是在受南山北沙困扰的库伦旗17.6万各族人民群众的心目中,阿其玛山广播电视转播台是他们洞察外面世界的“千里眼”,接收外面信息的“顺风耳”。

   1979年,高中毕业,在农村接受两年“贫下中农再教育”返城后的林发,登上阿其玛山,当上了转播台的值机员,负责设备维护管理工作,这一年林发22岁。离家30华里、海拔541米、337级石阶、每周日夜值班5天,每天山上山下往返四五次……这些数字对于一个刚走上工作岗位的年轻小伙子来说,无疑充满了新鲜与好奇,但30年如一日,让这些成为每天生活的一部分,林发却付出常人难以想象艰辛和汗水。上班,林发要走30华里的路,趟过铁牛河,穿过几条沙带,攀337级石阶,爬上海拔541米阿其玛山。那时,他的交通工具就是一辆自行车。河上没有桥,不管春夏秋冬,他都得扛着自行车趟过去。因此,他总得带着橡胶衩裤,过河时穿上,过了河脱下来背上赶路。他这样描述自己的生活:“冬天一身雪,手脚冻得象猫咬;夏天一身泥,身上晒脱皮;平地人骑车,河道、沙岗、山坡车骑人”。30华里的路,一次要走上两三个小时。同时,他还要随时准备迎接山区夏天的山洪、冬天的大雪封山,沙区的沙尘暴等突如其来的自然灾害。

1987年夏天的一天,一场大雨过后,林发上班,正遇到铁牛河上游发洪水。当林发扛着自行车走到河中间的时候,洪水下来了。一个浪头打过来,把他打倒在水里,连人带车一起向下游冲去,林发知道下游的河水很深,如果被卷进旋涡里就没命了。没有可以借助的东西,他就拚命地抓住自行车,借助自行车在水中的浮力,寻找可以脱险的机会。这辆平日里作为他交通工具的自行车,在关键时刻,成为他的救生圈。凭着熟悉地形,在一个河道拐弯处,他猛力向岸边一扑,借着河水的推力,他连人带车被冲到岸上。当时,他真盼着有一个人路过,能够帮一帮自己。但是,除了铁牛河咆哮的洪水和整日与他相伴的自行车外,周边什么都没有。当他像落汤鸡一样出现在阿其玛山转播站,向同事们讲述自己险些被洪水冲走的时候,大家的眼圈都红了。

   一次是冬天,林发从阿其玛山转播台下班回家,赶上刮起了“白毛风”。北风夹着雪粒,打在人脸上象刀刮的一样疼。林发顶着风,推着自行车,在“白毛风”中跋涉了3个多小时,走到家时,手脚冻僵了,耳朵冻起蚕豆大的水泡。直到现在一提起来,他妻子还心疼得直落泪。

   往返路途的艰辛,在林发看来还不是最苦的,最苦的是值班时心头的孤独,高高的阿其玛山上,一个人,一座山,一座塔。特别是节假日的夜晚,同事们都被他打发回家了,山顶静的很可怕。伸手不见五指,他只能感觉到山下万亩松涛声,乌鸦的惊起的鸣叫和野狗的嚎叫声。守着运行的设备,家中操劳的妻子,年迈的父母,幼小的儿女------此刻就会象电影画面一样在林发的大脑里一一闪过。但是他不后悔,因为他用自己一个人的孤独守望,换来了库伦大地的万家欢乐。

   30个寒暑交替,10950个日月轮回。阿其玛山广播电视转播台老人走了,新人来,能够矢志不渝坚持下来的只有林发一人。大家都称他为阿其玛山的“山神”。如果是为了饭碗,为了养家糊口;为了自己的位子,林发在阿其玛山上或许早就坚持不住了。让他最终坚持下来的,是人民广播电视事业传递给他的一种神圣。

   每逢过春节,领导们登上阿其玛山广播电视转播台慰问,感谢林发和同事们用自己的辛苦让全旗干部群众收看到图象清晰的春节晚会时,林发觉得阿其玛山广播电视转播台是库伦人民生活中的一部分,心中无比自豪。每当他听到群众说通过广播电视了解到了那些党和政府的政策,学到了那些致富技术,找到了那些发财门路时,林发的心里感到特别幸福,他觉得阿其玛山广播电视转播台是库伦人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自己也是一个少不得的人。这时,他感受到了自己的工作的价值,守护阿其玛山神圣。

   于是,林发在阿其玛山广播电视转播台一年一年地坚守下来,至今已经坚守了30个年头,而且他还在继续坚守着。他说:“我的情感、生活习惯已经和阿其玛山广播电视转播台血脉相连了。只要攀上阿其玛山,我就心情舒畅;只要看见设备正常运转,广播电视信号准时发出,就幸福无比”。守护阿其玛山广播电视转播台成为林发心中一道神圣的使命,既然他深爱着阿其玛山,深爱着人民的广播电视事业,那就坚守吧!一个有使命感的人,才是一个活得有滋有味的人。
如果说阿其玛山广播电视转播台是一座铸魂的熔炉,那他在这里铸就的就是对人民广播电视事业的忠诚

   林发爱看书,除了广播电视业务方面的书籍,他也爱看小说。林发最喜欢看的小说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部小说陪着他从城里到农村;又从农村来到阿其玛山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主人公保尔.柯察金的一言一行让他敬佩,林发默默下决心自己也要象他那样对待人民的广播电视事业。

   阿其玛山上的生活艰苦,由于海拔高,山上没有水源。吃水,要到山下3公里远的村子里去取。然后攀着337个石阶,用朔料桶一桶一桶往山上提。平时生火做饭,冬天取暖,用的劈材,吃的粮食、蔬菜,也要一样一一样从山下攀着石阶往上搬。337个石阶大小不一、高低不平,别说提水背东西,就是空手上山,也随时会有踩空摔伤的危险,可就是这样的石阶,林发却提水扛柴、背粮担菜,一级一级地数了30年。30年时间,林发练就一身登山的好功夫。攀阿其玛山,他身轻如燕,如履平地。337级石阶,海拔541米的山峰,上山,5分钟;下山,六分钟。他乐观豁达地说:“感谢这座山,这座塔,这项事业,让他炼出了一副好身板儿。

在阿其玛山上工作,最怕的就是夏天,下大雨,山洪暴发,冲毁上山的道路;冬天,下大雪,大雪封山。山下的东西运不上去,山上的人也下不来。下大雨,发洪水,冲毁山路,林发就带领同志们自己修好。大雪封山,林发就领着同事们清扫石阶和山坡,以保持出行畅通。20003月的一天,库伦下了一场历史上最大的雪,上下上的路被封住了,石阶被大雪掩埋了。林发就带着几名同事从山顶一段一段地清扫,一个石阶,一个石阶地清理,足足用了三天时间,才将山路和石阶清理出来。

阿其玛山,不但是库伦旗最高的山峰,也是库伦人民群众心中的圣山。每年的端午节,人们都从四面八方汇集阿其玛山下,祭拜、登山。这时,山上的广播电视转播台就成了登山群众歇脚的驿站。林发和同事们把群众的登山的需求也考虑进广播电视转播台的基础设施建设之中。于是,在只有男人的山上,建了一座女厕。林发说:“群众登山到台里歇脚,是对我们的信任,没把我们当外人儿,我们要尽可能地为他们提供方便。

20075月,看到阿其玛山上的厕所成了危房,怕群众登山时发生危险,林发带领同事自己动手维修厕所,不慎在厕所顶上摔了下来。同事们将他送到医院,一检查,腰椎摔断了。医生告诉他只能躺在床上静养,否则有瘫痪的危险。当时,正值国家实施无线覆盖工程,阿其玛山广播电视转播台在安装1000瓦的发射机和滤波器。他放心不下,动不了,就每天盯着家里的电视,一遇到信号有问题,他马上用手机遥控指挥进行修理。每天都通过电话了解山上的施工进度。刚能下地活动,他就坚持要上山。他说别人对台里的情况不熟悉,万一技术出问题,将设备烧坏了就会影响全旗群众看电视,听广播,这可是天大的事。妻子张淑芬没办法,就找了一台中巴面包车,让他躺在车上,将他拉到山下。到了山下,他还非得要上山。平时如履平地的石阶,现在林发攀不上去了。只能在妻子的搀扶下,拄着拐杖,沿着盘山道往山上挪。一步,两步,三步------;一米,两米,三米------,挪不动了,就坐在石头上喘口气,缓过神来,在挪。541米的山峰,平时上山5分钟,下山6分钟的林发,在妻子的搀扶下,挪了2个多小时,才来到山顶的机房。在安装设备期间,林发两次这样挪上阿其玛山。但是,直到现在,林发的腰伤也没有好利索,还整天贴着膏药。

有人不解地问林发,为了阿其玛山广播电视转播台这样玩命图个啥?林发笑着说,要说为了图个啥,我早就下山了,不用说到哪个部门当个头头,体面风光。就是干个体,凭我的技术,将是库伦最先富起来的人之一。离不开阿其玛山,我图的是群众能听到清楚的广播,看到清晰的电视。只有每天不广播电视信号发出去,我心里才舒坦,才高兴。

林发不善言辞,当时作为一个男人,他的话聚聚都是从心窝子里掏出来的。正是凭着这样一颗心,他上山30年,当台长20多年,阿其玛山广播电视转播台没有发生一次技术故障,做到了100%安全播出。

山若有情山易老。如果林发攀过的山路可以动情,那么阿其玛山的每一个石阶,每一株草,每一棵树,每一块石头,豆浆洒下如歌的泪水,已敬仰这位人民的广播电视工作者。林发用30年九死不悔的赤心,铸就了一个人民广播电视工作者的高贵品质——对事业的忠诚。

如果说阿其玛山广播电视转播台是党和政府联系群众的彩虹,那么他就是舞动着彩虹的人

林发不但对事业忠诚,而且技术过硬。同事们都称他是住的最高,技术也最高的人。每年的春节,为了保障设备不出故障,让群众看到画面清晰,完整的春节晚会,林发每年春节都坚持在山上值班,让同事们回家团圆。担任台长后,年年如此。

库伦南部是山区,北部是沙区。山区丘陵起伏,沟壑纵横。库伦沟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道沟之称。沙区,沙带连绵,有八百里瀚海之谓。居民居住分散,群众收听广播,收看电视,离不开阿其玛山广播电视转播台这座中转站。阿其玛山是库伦群众心中的圣山,阿其玛山广播电视转播台就是这圣山顶上熠熠发光的明珠。每完成一次重要的广播电视转播任务,看到因为自己的工作,及时将党和政府的声音及时传递给群众,林发都感到心中无比坦然。他觉得自己尽到了广播电视人的职责。

林发不但负责阿其玛山广播电视转播台的工作,还负责为转播台周围十里八村的群众义务维修收音机、电视机。群众都住在山沟里,会修电器的人不多,到城里修又不方便,一年大年三十,住在山脚下阿其玛的一位蒙古族老大娘急冲冲找到在山上值班的林发,说自己家的电视机坏了,不出人儿,怕看不上春节联欢晚会,一家人急得团团转。情急之下,想到山上的的人可能会修,就找来了。林发二话没说,跟着大娘就下山,为她家修好了电视机,一家人高高兴兴地看上聊春节联欢晚会。听说林发会修理电器,周边群众收音机没声了,找林发;电视机没影了,找林发。有时他下山休息,他们就大老远的将需要修理的收音机、电视机送到林发的家里。林发不但免费修理,有时还要搭上配件。

好事做多了,群众都说林发是雷锋。林发说;“我赶不上雷锋,但是我得学习雷锋。”因此,在阿其玛山广播电视转播台周边几十平方公里范围内,林发是人缘最好的人,也是威望最高的人。无论他走到那个村子,村民都把他当成亲人。一颗金子般的心,换来一片金子般的情。

林发是幸福的,他的幸福来自他的工作。尽管他30年守望着一座山,一座塔,显得寂寞孤独。但是,他的胸中却激荡着呼啸的岩浆。他用自己对事业的忠诚在党和人民群众之间加起了一条血脉相连的彩虹。

如果说阿其玛山广播电视转播台是林发对事业的守望,那么这守望中凝结着他全家人的崇高奉献

一提起家,林发总说自己有两个家,一个在阿其玛山上,一个在离阿其玛山下,30华里的库伦镇。

山上的家,是他事业的大船,施展才华,奉献激情的平台。从1979年上山,他就以台为家。为了将工作做到最好。他从雄姿英发的青年在这个家呆到满头华发,并且还将继续呆下去。因为这个家太清静了,留不住人;因为这个家太重要了,一头连着党和政府,一头连着群众,不能没有人。林发离不开。

库伦镇的家是他和妻子儿女建起的一个清贫的小窝儿。一条泥土小巷中,小三间的砖瓦房,带一个小院的温馨港湾。在山上工作累了,到这里歇歇脚,养养精神的地方。妻子张淑芬说,两人谈恋爱时。林发就在山上,结婚后,有了孩子,他在山上,如今自己病退了,他还在山上。这个家他每月也就带个五六天。就这五六天里,他也放不下山上的家,在家里用电话遥控山上那个家。结婚到现在,库伦镇里的家,照顾老人,抚养孩子,操持家务,都是张淑芬一个人撑着。因为张淑芬知道林发的心总在山上那个家。

张淑芬生女儿时,林发在山上值班。那时通讯不方便,没有电话。住院进产房,是母亲和婆婆陪着去的。出产房时,两位老人抱不动张淑芬,医生也抱不动,只好求一位住院的男士帮忙,才将张淑芬从产房移进病房。当林发的三弟将他从山上找回来时,已经是女儿出生三台以后的事情了。林发看着襁褓中女儿,虚弱的妻子,惭愧地说:“山上忙,离不开。”善良的妻子含着泪点点头说:“我知道!”

一双儿女,从小到大,都是张淑芬一个人拉扯大的。库伦镇在山沟里,路起伏大。林发的家住在南坡上,张淑芬上班,孩子上学要到沟底。每天上班,张淑芬自行车前头驮着大的,背上背着小的。从山坡上往沟底赶。娘三个一起摔倒是经常的事儿。但是她理解林发,自己咬着牙挺下来了。

林发的女儿林雪静说,自己小时侯,无论干什么都看不到父亲的身影。到学校门口,接送自己上下学的,是妈妈;到学校开家长会的,还是妈妈。时间长了,同学们都知道这件事。只要一开家长会,同学们都说:“林雪静你家肯定是你妈妈来。”有的同学怀疑地说:“是不是你把长得丑,你不敢让他来啊?”每遇到这个事,孩子都感觉特别委屈。由于操劳过度,张淑芬身体很坏,常年生病,早早就办了病退回家。但是对于支持林发的事业,她无怨无悔。

林发当台长后,年年春节在山上值班。为了能让全家在一起吃上年夜饭,过个团年。在林发的鼓动下,一连四个春节,张淑芬都赶着而马车,带着孩子,拉着锅碗瓢盆,上山和林发一起过春节。过年是最热闹的,孩子喜欢热闹。但是,阿其玛山只有他们一家四口,连一辆汽车都看不到。去了一回,孩子们再也不愿意去了。林发和妻子就向两个孩子行贿,增加压岁钱,让孩子跟着上山。张淑芬说,山上过年是孤单,但是,一家人毕竟能够在一起过个团圆年。

有人问林发,上的家和山下的家那个对他最重要。他说那个都重要。山上的家是他的事业,山下的家是他的后盾。两个家,两重情,两份爱。两个家,家家都连着一颗心,一颗为人民广播电视事业无私奉献的心。

阿其玛山上,漫山长满了山杏树。这山杏树不嫌土地贫瘠,不怕洪涝干旱,只要他活着,5月,杏花含苞怒放,6月,就硕果盈枝,7月,就落核满地。山杏树身躯矮小,根却扎的很深,生命力极强,即使到了冬天,它的躯干也依然挺立,抗击着沙尘。坚守阿其玛山广播电视转播台30年的林发不就是一棵这样的山杏树吗?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山杏树,山杏花才如此美丽!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