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秀文阁

文化交流

 
 
 

日志

 
 
关于我

文秀:大学毕业,高级编辑,现在通辽日报副总编辑,通辽日报首席记者,《通辽日报。晨刊》领办人,中国新闻奖获得者,"内蒙古十佳记者",通辽市劳动模范,20多次获自治区、国家新闻大奖,著有新闻作品集《往事如歌》,新闻理论专著《新闻策划的思考与实践》、《新闻写作ABC》、报告文学集《写给历史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知道自己从那里来——我的回家过年情结  

2011-02-01 16:54:2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一个华夏子孙,无论身处身居何处,总是对农历正月初一——“春节”有着不可替代的记忆与期盼。这个绵延几千年的节日,承载我们太多的寄托,国运的昌隆、家族的凝聚、神灵的护佑------时代变迁,沧海桑田,春节不老,魅力无限。因为有了春节,我们这个坎坎坷坷一路走来的民族,一代又一代追求不息的人们得以暂停匆匆的脚步,静下心来,去回顾、追念那些曾被我们疏远、遗忘的家庭、先辈、家族的足迹,通过在血脉的追忆和凝聚中,重建个人、家庭、家族的心灵家园。过春节,亲人团聚在一起,追寻家庭的足迹,追念先人的恩德,拜祭祖先,让每一个饱经沧桑的心灵得到慰藉、温暖。

  已经到了天命之年的我,不但知道了自己将往哪里去,而且也知道了自己是从哪里来的,自己的根在那里。

  说起来,我离乡下老家距离虽然不算远,但是时间我却已经很久了。1978年9月,考了通辽县实验中学,从乡镇中学迁到城里中学读书,以此为起点,开始了自己告别黑土地的城市漂泊。1980年,考上大学,终于将农村户口迁到了城市,成为家族中第一吃上商品粮的人,也顺带着成为了城市人。而后,在城里打拼、恋爱、结婚、生子,买房------屈指算来,已经做了超过25年的城市人,从一个在村里处处遭人白眼儿的地富子弟,慢慢变成了人民教师、首席记者、高级编辑、党报的副总编辑------在漫长的25年中,我的生活状况、工作环境随着时代水涨船高。但是,我的心从来没有真正离开过乡下老家,每当朋友聚餐或者需要自我介绍是哪里人的时候,他总是会不自觉地说:“我是钱家店坤都花人。”

  每年春节,我都带着家人回坤都花这个不出名的村子过。因为父母父今仍生活在这个日渐衰败的小村里,都80多岁了。我也曾多次想把父母接来城里,但他们离不开热炕头、熟悉的人,还有房前屋后的小菜园------这一点已经永远不可改变。而我已经大学毕业的独子,虽然了十足的城里人,却带着我当初走出黑土地的雄心壮志,到长三角的宁波漂泊,并且乐此不彼。但是,每逢春节,他哪怕是买张张票,也要回到通辽这座他忘不了,有爱不起来的城市。

  我第一次真正离开坤都花是在1980年9月,20岁的我考上了内蒙古民族师范学院中文系,这是家族中第一个大学生,也是村里恢复高考之后两个大学生之一。三亲六故想众星捧月一般。由于家中困难,我带着嫂子做嫁妆的被褥,带着家里仅有的十元钱,化三角钱买了张火车票,独自来到了距离老家30多里的城市——通辽。

  通辽虽然不陌生,中学时就已经来了,但是,真的走进它,成为其中的一份子,是需要时间的。我的心里总觉得这里不是我的家乡。尽管城里就有亲戚,但是,周日我基本那里都不去,因为在城里,出门就要花钱,而我的口袋里除了饭票,并没有多余的钱。因此,只要是节假日,我就总想回家。记得有一个周日,学校的食堂开两顿饭,吃完晚饭了,我从食堂出来,一路连奏带跑,回到了家里。大学毕业,按我的条件,老师是让我调岗位的。当时给的条件是除了留校,你可以选择任何地方。考虑到我的家庭困难,老师还开导我去首府呼和浩特的大机关,说将来条件能好一点。当时自己的眼界也象现在这样宽,心想,去呼市那么远,回来看一趟父母都难。因此拒绝了。而是遵循父母在不远游。就此留在了通辽。

  虽然心里有老家,有父母,1984年留在城里后,每年都回家过春节,平时每个月几乎也都回家,村子还是那个村子,父母还在,但是总觉得自己与家乡,已经渐行渐远。

今年我还是要回到村里过年,但是如今村里过年也早已经没有了过去的味道。村里大秧歌队没了,小剧团没了,过年就是跟城里人一样,看看春节联欢晚会,放几挂的鞭炮,噼里啪啦一通乱响,年就算过去了。他心目中的春节可不是这样的,春节,孩子应该跪下来给老人磕头,拿压岁钱,村里以前有块公共墓地,年三十的这一天,村里家家都会去烧纸,孩子晚上都提着自己糊的灯笼满街跑。村里的大秧歌队,小剧团从初一一直闹到到出正月,比邻村里的秧歌队、小剧团一也互相拜年。大年初一,家人先要跪拜祖先,祈求来年幸福。人们见面也得互相拜年。

如今,老宅子还在,父母还在,但是,品还是家中只留下了已过80高龄的父母,花甲之年的哥嫂,其余的的人都进城了。整个家族也是如此,青壮都进城了,留下的都是老人孩子,一个庞大的家族早已经分散各地,就是春节也难以归拢到一块了。父母在老宅子里显得冷清孤单。

如今,我的心里还装着离我并不遥远的老家。看到他的日益衰落,也想有一天如何将其振兴起来。我不止一次跟哥嫂说,这么好的宅基地,农村的空气新鲜,我出钱在老家盖一座小洋楼,屋前屋后种上果树,建一座暖棚、开出几畦菜园,平时回来住一住,调节一下心情,等到退休了,就落叶归根,坐在院子里的树荫下,守着生机盎然的菜园,看着故乡,品着香茶,呼吸清新的空气。 但是,哥嫂总是笑着说,你要是真有钱,就在城里买套房子给我们住多好。在这里盖房子,盖上就赔钱。村里的人越来越少,都快走空了。

但是,我痴心不改,今年回家过春节 ,我还会说这件事情。因为我知道自己要向哪里去,也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