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秀文阁

文化交流

 
 
 

日志

 
 
关于我

文秀:大学毕业,高级编辑,现在通辽日报副总编辑,通辽日报首席记者,《通辽日报。晨刊》领办人,中国新闻奖获得者,"内蒙古十佳记者",通辽市劳动模范,20多次获自治区、国家新闻大奖,著有新闻作品集《往事如歌》,新闻理论专著《新闻策划的思考与实践》、《新闻写作ABC》、报告文学集《写给历史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游沈园——“黄金周”江南游踪之三  

2012-11-12 13:18:03|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绍兴,看过魂牵梦绕的鲁迅祖居、故居、三味书屋,品尝过回味悠长的茴香豆、油炸臭豆腐、绍兴花雕,意犹未尽,便提议去看看沈园。可惜,同行的没人知道沈园在那里。向路边的一位摊贩问路,他手指了一个方向,用绍兴话告诉我们说不到500米。我们就按照他指的方向走去,带有沈园招牌的店铺、饭店倒是几步远就一个,只是走出去有1500米了,也没找到沈园的门。遇到一对带孩子的小夫妻,再次问路,一搭话,发现他们也是北方人。他们说也走错路了,刚问清楚,得往回走。于是,我们跟着他们一家三口往回走约500米,穿过一条曲曲折折的小巷,终于到了沈园的大门。站在门前一看,其实沈园和鲁迅故居就隔着一条街。
            沈园是沈氏园的简称,迎面是一个造型简洁的双柱石雕牌坊,其上书“沈氏园”三个行书大字,据说是郭沫若1962年秋拜访沈园时题写的。这沈园原是越中大族沈氏的私家园林,建于宋代,是江南名园之一。但沈园与苏州的拙政园不同,它的名声远播、无穷魅力不是因为园林艺术,而是因为它承载了宋朝著名诗人陆游与其前妻唐琬的一段令人叹惋的千古情怨,沈园断垣粉墙上一唱一和的两首《钗头凤》,和陆游在唐婉去世后,不间断写下的怀念诗篇。这些作品不知倾倒古往今来多少才子佳人,感动了多少红颜知己,令多少文人墨客柔肠萦绕,感慨万千……其魅力又怎是那园林艺术所能比美的。
  走进沈园,禁不住默默吟咏起“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这千古名句,脑海里浮现出陆游与唐婉凄怨的爱情故事。想当年,年近弱冠的陆游风华正茂,学业初成,又娶了聪明贤惠的表妹唐琬为妻,夫妻恩爱有加,时绍兴私家园林、池台极为盛行,二人寻春赏景,对诗论赋,在春波桥上相拥而行,在沈氏园中结伴而咏,秋阳中采菊花制枕囊,入夜头靠菊枕共享甜蜜……是多么幸福美满。然好景不长,由于陆游乡试被黜,陆母偏执地认为这都是儿媳带来的恶运,加之唐琬虽与夫君志趣相投,成对出入,却一直未能为陆家添丁加口,陆母对儿媳由爱转厌,由厌生恨,最后是棒打鸳鸯,逼迫二人分道扬镳,拆散了这段美好的姻缘。数年之后,陆游为父守丧期满,怀着“天生我材必有用”的理想,参加两浙转运司锁厅试。谁知道这场考试是权相秦桧为自己的孙子秦埙量身定做的,发榜时,虽然陆游第一,秦埙第二。但第二年,参加礼部试,相当于现在的面试,迫于秦桧淫威,陆游落榜。看来,如今盛行的“萝卜招聘”之类的歪门邪道,也不是什么新发明,而是古已有之的“国粹”。

想那陆游一腔热血,有出将入相才,却用武无地,内心痛苦向谁诉说?时值阳春,他信步来到当年与唐婉携手同游过的沈园。看到园内依旧游人如织,鸟语花香,禁不住不勾起对往事美好时光的回忆,无不让他思念着娇美的前妻唐琬……沉吟片刻,他举目环顾,本想轻叹一声而去,无意间却在池塘对面的桃树下,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款款而行。原来是唐琬和后夫赵士程携手游沈园。陆游望着唐婉渐行渐远的身影,陆游怅然若失,举步欲行,却有侍女送来酒菜,一问原是唐琬所赠。陆游来到当初与唐琬把盏对酌的小亭之中,打开提盒,摆上酒菜,举杯独饮。当年往事,历历在目……“红稣手,黄腾酒,满城春色宫墙柳……”随着幕幕往事涌上心来,一阕千古名篇悲愤出世,从此,一曲《钗头凤》不仅留在了沈园粉墙,更是永远铭刻在世人的心中。一年后,唐琬再游沈园,读罢此句,潸然泪下,多年相思凝成的语句缓缓流向素绢之中“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一唱一和,凄婉缠绵,读后来让人肝肠寸断。不久,命运多舛的唐婉便在忧怨中离开人世,香消玉殒,时年28岁……粉墙上,刻着陆游和唐婉一唱一和《钗头凤》两块石头看样子应该是赝品,听着导游的讲述,仍然催人泪下。

因为唐婉,沈园深深地印在了陆游心里,让他终生不能释怀。直到暮年,他还不断游沈园、甚至梦游沈园,多次写诗怀念唐婉的诗,63岁时,陆游看到菊花缝制的枕囊,触物伤怀,想起与唐婉新婚燕尔时的菊枕,怆然诗曰:“采得黄花作枕囊,曲屏深幌闷幽香。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少日曾题菊枕诗,囊编残稿锁蛛丝。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67岁时,陆游又游沈园,看到当年题写《钗头凤》的残壁,百感交集,又写道:“枫叶初丹槲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坏壁旧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蒲龛一炷香”;75岁,唐婉逝世四十年,陆游重游旧地,又写下两首《沈园》:“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飞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81岁时,陆游梦游沈园,写下了《梦游沈家园》:“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池桥春水生”、“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82岁时,陆游对唐婉依旧难忘,又写到:“城南亭榭锁闲坊,孤鹤归来只自伤,尘渍苔侵数行墨,尔来谁为拂颓墙”;84岁,即陆游辞世前一年,他再次走进沈园。曾经沧海,写下《春游》:“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这不间断的诗篇,表达的是陆游和唐婉至死不渝的爱恋。

游沈园,每一个角落,每一处亭台楼榭,小桥流水,都留下陆游和唐婉共处时的欢乐;留下陆游壮志难酬,情无归属的孤独身影。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