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秀文阁

文化交流

 
 
 

日志

 
 
关于我

文秀:大学毕业,高级编辑,现在通辽日报副总编辑,通辽日报首席记者,《通辽日报。晨刊》领办人,中国新闻奖获得者,"内蒙古十佳记者",通辽市劳动模范,20多次获自治区、国家新闻大奖,著有新闻作品集《往事如歌》,新闻理论专著《新闻策划的思考与实践》、《新闻写作ABC》、报告文学集《写给历史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爱吹牛的老李头  

2015-08-05 17:47:0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李头是小区的一位80多岁的退休老人,满头灰白的头发,梳得倍儿整齐,大眼睛炯炯有神,身上衣服总是棱角分明,在老人堆里言行总给人以“超人”的感觉。老李头哪样都好,就是有一个爱吹牛的毛病,什么事情到了他的嘴里一出来,就变得云山雾罩,因此大家明里背里送给他一个外号李大吹。

李大吹能吹牛,这在小区尽人皆知。老人们白天没事,凑在一起,除了打几圈“144”,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听李大吹吹牛。这李大吹也不负众望,什么事情从他嘴里出来,就是惊天动地。

李大吹是从大兴安岭林管局退休回通辽,因此,他吹牛的内容大都和林区的生活有关。五月是爱鸟月,林业公安处理了几个偷偷捕鸟的人,媒体记者做一条新闻发了。第二天这捕鸟对不对就成了老人们在一起热议的话题。可这话题到了李大吹的口里,就精彩的让人超出想象。李大吹说:“这几个小子捕鸟没赶上好时候,没找对地方。通辽这地方草矮树稀的,好不容易来几只鸟,你捕它干啥。我过去呆的林区那地方鸟多去了,多到啥程度?告诉你们吧,那时大鼻子他爹,小鼻子他爷,老鼻子了。”

一老人忍不住问一句:“李大吹,老鼻子是多少啊?”。

李大吹马上接着说:“多少不好说,这么说吧,我们那里捕鸟的时候,无论是拉网,还是下夹子,首先得用扫帚将鸟扫开,否则没地方下夹子、拉网。人往那一站,鸟直往身上落,得用手扒拉开才成。”

哪位爱直罗锅儿的老人马上就点他一句:“既然那么多,都往身上落,用手扒拉,拉网、下夹子多费事啊,直接用手抓不就得了。”

被人直了锣锅儿,戳破了底牌,李大吹脸不变色,心不跳地回应:“咱们不是说捕鸟吗?用手抓鸟,那还叫用网捕,用夹子打吗?”听了李大吹的回答,老人们哈哈一阵大笑,马上又捡起一个话题,继续听李大吹吹牛。

听李大吹吹牛,早已经成为小区老人消遣的一个固定节目。在李大吹的嘴里,他过去生活工作的林区,人们传说中的“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落到饭锅里”都是他自己实实在在经历过的,每一件都说的有鼻子有眼,跟真事儿一般。不过,只要最后有人一直锣锅儿,李大吹马上就难以自圆其说,博得众人一笑。

类似于李大吹这样的老人在生活并不少见,他们有的吹嘘自己过去如何如何,有的吹嘘自己的老家如何如何,有的吹嘘自己的孩子如何如何-------内容虽然不一样,但是形式都一样,就是喜欢吹。有人可能不理解,为啥有的老年人喜欢吹牛呢?从心理学上分析,老年人喜欢出牛是源于自我价值的贬值。不少老人退休后,自我能力和社会地位均呈下降趋势,为了抑制这一趋势,老人便开始寻找某种替代性的满足。不少老人在夸耀自己过去、家乡、子女的过程中,得到了自我价值的认同和提升。因此,在晚年越是希望被尊重、被认可的老人,越喜欢吹牛。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