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秀文阁

文化交流

 
 
 

日志

 
 
关于我

文秀:大学毕业,高级编辑,现在通辽日报副总编辑,通辽日报首席记者,《通辽日报。晨刊》领办人,中国新闻奖获得者,"内蒙古十佳记者",通辽市劳动模范,20多次获自治区、国家新闻大奖,著有新闻作品集《往事如歌》,新闻理论专著《新闻策划的思考与实践》、《新闻写作ABC》、报告文学集《写给历史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一封迟到的书信  

2017-05-08 17:24:4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月十七日,奈曼旗作家张斌老师用电话告诉我,说有书信一封,不日就到。内容,一字未提。这个老头,有话在电话里说,或者发个微信、短信、电子邮件多省事,费劲巴力写啥信啊?也许是不知道张斌老师的信中写了什么,也许是对书信这种联系方式早已经陌生,我对这封信产生了无限的想象与期待。

      过了大约一周的时间,马上过春节了,张斌老师又电话问我,信收到没有?我说还没收到。张斌老师略带神秘地说,快了,邮局说这几天就到。结果过完春节,我也没有收到这封来信。

      期间,张斌老师又电话问过三次,看信收到没有。转眼到了三月十日,早晨上班发现办公桌上放着那封牛皮纸信封、贴着一元二角邮票的平信。可能已经很少接收书信的缘故,单位的勤杂员还特意提醒说我办公桌有一封信,别当废纸扔了。我会心一笑,一封平信,百十多公里的距离,走了五十多天,写信人和收信人早就急得火烧火燎的了,怎么舍得扔掉呢。

我恭恭敬敬地用剪刀拆开信封,取出书信。原以为张斌老师写了什么不能用网络和电话传递的密码,一看禁不住心头一热。张斌老师这封信内容不过百字,告诉我他写的两篇报告文学,经过我编辑在报纸上刊发之后,社会反响强烈,并被《新农村商报》、《中国报告文学》采用。报喜之余,张斌老师向我发出邀请,春节过后到奈曼和他小酌几杯。读着这些质朴平和的文字,我的心底禁不住涌起一股热浪,眼前出现了“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的温馨画面。

因为信在路上走的时间太长,我特意问邮局的朋友,奈曼到通辽,一封平信为啥走了这么长时间。哪位朋友说我帮你查一下。后来他告诉我,当时整个奈曼邮局就这一封平信,分拣的时候被遗忘在一边了。

(原创)一封迟到的书信 - 文秀 - 秀文阁
 

 

从书信在邮局已经到了可以被遗忘的地步,我不由得想起书信曾经在人们生活中是何等的重要。

书信,做为人们情感交流的重要载体,在千百年的文化演义中,总是给人以温暖的眷恋和感动。从简牍、尺素、手讯……到书信一路走来,它带着青竹的冷峻和绢绸的柔润,带着油墨的清香和先人的情怀,在人们情感的时空辗转流连,相映成趣。于是,飞鸽从烽火狼烟中翩然而至,鸿雁从碧宇苍穹破空而来,骏马从驿站边关上奔驰往返,透着几分神秘,几多庄重,几许牵挂,几丝哀愁。

“家书抵万金”。在铁马金戈的边陲,家书是戍边将士心中永不湮灭的灯盏。父母的叮嘱,妻儿的思念,让身处险境的灵魂有了情的抚慰和爱的回应。

“苍雁锦鲤,时传尺素,清风朗月,但寄相思”。情书是爱情的信物,它闪耀着青春男女对爱情的顾盼与憧憬,因而成为书信世界最亮丽的一道风景。情书中的恋人,在淡淡的月光下呢喃,在稀疏的花影里相拥,在天涯海角间盟誓着爱情的坚贞与忠诚。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友情需要交流。天各一方的朋友,在往来的书信中,话新叙旧,传递着一颗心对另一颗心的欣赏、敬重、感激和惺惺相惜。即便不能促膝长谈抑或对酒当歌,时空的阻隔已难以肢解友谊的稳固。友情像陈酒佳酿,在字里行间散发出温馨、醉人的醇香。

广州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林觉民在参加广州起义前给妻子写下的著名家信《与妻书》更是表现了一个革命者那种“以天下人为念”舍生取义的革命者气度与风范以及他和妻子难舍难分的感情,现在读来依然令人动容。

书信是人们思想、文学、政治、友情交流互动的平台。或因事物之纷缠,或因精力之就衰,或因性情之疏懒,以致总角知交,全无音书。兴言及此,不觉怆然。书信以怎样的魔力植入人的骨髓,又是以怎样的魅力激荡着人的精神?书信带给人们的不仅仅是急切与沉重、惊喜和愉悦以及难以割舍的亲情,它更是一种厚重的文化,是几千年来维系人们情感交流,思想表达的不可缺少的载体,它是中华五千年文明传承的一种方式。

当年,因为是在学校作文小有名气,给家里和左邻右舍写信、读信是我的必修课,也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情。后来上大学、参加工作,给家人、同学、朋友、老师、学生写信更成为生活的一部分。信寄出去了,就掰着手指头算,对方几天能收到,几天能回信。每天见到邮递员来,就会禁不住跑到收发室,在一大堆信件中翻找,看有没有自己的信。有自己的,心里无限欢喜;没有自己的,心里一片落寞。

伴随着科技的日新月异,我们已经进入网络时代,电话、微信、微博、电子邮件、网络视频------人们之间联系越来越快捷,人们之间的物理距离越来越近,“家书抵万金”的时代却离我们越来越远了。生活中写信人越来越少了,信不再是人们生活中的必需品,转而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人们不再只用它传递信息,交流情感。信渐渐的远离我们的生活了,对信的记忆也随之渐渐的淡去了。

接到张斌老师这封迟到的书信,我突然间有了怀念书信的感觉。怀念在灯下写信的倾诉,怀念寄信后的期盼,怀念来信时的喜悦,怀念读信时的温情……

在复兴国学的 今天,我们应该给书信一个存在的空间,让它成为一种文化情结,一种精神归依,一种怀旧情愫。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