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秀文阁

文化交流

 
 
 

日志

 
 
关于我

文秀:大学毕业,高级编辑,现在通辽日报副总编辑,通辽日报首席记者,《通辽日报。晨刊》领办人,中国新闻奖获得者,"内蒙古十佳记者",通辽市劳动模范,20多次获自治区、国家新闻大奖,著有新闻作品集《往事如歌》,新闻理论专著《新闻策划的思考与实践》、《新闻写作ABC》、报告文学集《写给历史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一筐鸡蛋,两个馒头,一本书  

2018-01-07 11:23: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初中的时候,在在外村亲戚家看到一本长篇小说《剑》,这对于我这样一个平时喜欢看书,又找不到书的人来说,这本书的吸引力太大了,因此就像借来一睹为快。无奈那位亲戚也是刚刚到手,自己还没看完,自然不会借给我了。将我眼馋的回到家里吃不好,睡不安的。几乎整天都在想,怎么能自己也买一本来看。

(原创)一筐鸡蛋,两个馒头,一本书 - 文秀 - 秀文阁

 

      正在自己为因为与《剑》无缘,抓心挠肝的时候。一天,母亲让我坐生产队的大马车去城里卖一筐鸡蛋。母亲舍不得给家人吃,一个月才攒了100个鸡蛋,让我拿到城里的集市上卖掉,换点零花钱。当时鸡蛋最高能卖一毛钱一个,100个鸡蛋如果不被大马车颠坏,能卖10元钱。母亲允许我花一元钱在城里吃顿午饭。

      那是村里没有公交,乡下人进城,只能搭生产队的大马车。路也都是坎坎坷坷的土路。为了鸡蛋不被大马车颠簸坏了,我到生产队的饲养室管饲养员大叔要了一筐莝草,一层莝草,一层鸡蛋,把筐漩得满满的,以防止鸡蛋之间碰撞。30多里路,颠颠簸簸,我紧紧搂着鸡蛋筐一点都不敢松手。也许是准备工作做的好吧,到了露天市场,一看,满筐的鸡蛋尽然一个都没有坏的。

      那时的露天市场是一条八卦街,也是通辽城里唯一一处允许老百姓自由卖东西的地方,不管乡下人,还是城里人都管他叫“自由市场”。人要顺溜,一顺百顺。那天进城鸡蛋一个颠坏不说,鸡蛋也卖得相当地顺溜。我刚把筐放下,就过来一位30多岁的买主跟我搭碴儿。那天卖鸡蛋的没有几个人,他蹲在我面前说:“小孩儿,我不糊弄你,一毛钱一个,这筐鸡蛋我全包了,但是需要你给我送到家。”本来比就不会卖东西,与其10个、20个地零卖,还不如卖给这位包了的。我就答应了。跟着他走了一段路,把鸡蛋给他送大家。一个一个数了一遍。给十元钱之后,他可能觉得我给他送到家里,心里过意不过,就说,看一大早从农村来,快到吃中午饭的时间了,我家有昨天蒸的馒头,给你两个先垫补垫补吧。

接过两个馒头,我的心里却打开了小算盘,有这两个馒头,虽然吃不饱,但是忍着一点,坚持到回家是没啥问题了,这样就可以省下母亲答应的一元饭钱。剩下饭钱,就可以去书店买那本夜思梦想的小说《剑》了。因为我清楚记着在亲戚家看到《剑》的定价是九毛五分钱。就这样,我一边啃着凉馒头,一边向书店走去。馒头吃完了,书店也到了,拿出一元钱,买到了小说《剑》。然后找到生产队大马车的停车点,喝了一大瓢凉水。

在从城里返回的大马车上,我就迫不及待地看起来,到家的时候,一本小说我已经看了三分之一。

《剑》这本小说到手后,我看了一遍又一遍。自己看过了,同学也都传着看,在同学间刮起了一阵阅读《剑》的风。后来我离开家,进城读书,这本和我有着不一样情缘的《剑》被父亲借出去,就再也没回来。

可能情缘深的缘故,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记得《剑》的作者是杨佩瑾,他以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剑为线索,从不同角度突出了以梁寒光为代表的志愿军侦察队的机智勇敢,以金钟万为代表的朝鲜游击队的灵活善战,以及以金善大娘为代表的朝鲜人民的朴实善良。小说情节曲折,悬念频出,起伏跌宕而又构思新颖,结构严谨,人物鲜明,笔调明快,让人回味无穷,至今难以释怀。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